【现代志怪•全员向】燕雀(邪盟cp)
嘤嘤嘤最新一集真的王萌萌太小媳妇啦!这对cp我磕爆!

【现代志怪•全员向】燕雀(邪盟cp)
卧槽我的敏感词到底在哪里啊
哪位好心的同学看完之后告知我一下?!

【现代志怪•全员向】燕雀(邪盟cp)

“小天真,你胖爷难得来一次杭州,还不好好招待一下?”

吴邪歪在黄花梨的贵妃椅上卷着一册古籍在读,听见来人声如洪钟也就抬了抬眼皮算是打了招呼,又瞥了一眼王盟。

王盟立刻从柜台后起身引了胖子进店。

“胖爷您先等等,老板他前几日淘到了一卷清代手抄本的集溪别册,已经研究了好几天了。眼见要有眉目了,劳您先喝杯茶歇歇吧。”

王胖子闻言倒是笑了:“你小子行啊,想胖爷三年前见你的时候,还是个唯唯诺诺闷不吭声跟木头桩子似的,现在到是有模有样的,做事也妥帖得很。”

王盟笑了笑:“胖爷说笑了。在这呆了三年,哪能没些长进。”

要是他还和三年前时一个样,吴邪怕是要把自己扔进西湖里去。

“要是他还和三年前一样,那我就把他丢到西湖里泡着去了。”

胖子还没说话,吴邪就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

“还是小天真你调教得好。”胖子哈哈大笑,“看你这一脸神清气爽的模样,想必是从那卷古籍里看出了点门道?”

吴邪点点头。“你不是说要我好好招待你么,正好小花这两天也来了杭州做生意,我们俩定了楼外楼,一起去吧。”

胖子应了。王盟以为这次也和以前一样,他们去吃饭自己看看店然后就能到时间闭店下班,却不想吴邪拽住了他的手臂,“今天你和我们一起吃。”

王盟顿时绷紧了神经。

吴邪噗嗤一声笑了,“别紧张。我就是想着这些年你表现得不错,我也没怎么奖励过你,你好歹也是有血统的人,便一起来见见同类,日后也方便些。”

王盟受宠若惊地应了。却听得疑惑,日后方便,方便谁,方便了什么啊?

三个人一路走去了楼外楼,胖子一向能说,吴邪时不时插两句,王盟听着,三个人倒也惬意得很。

“胖爷我最近去了趟云南,小天真,你马上就要有嫂子啦哈哈哈!”

三个人到了楼外楼,解雨臣还没到,吴邪和王盟就坐着听胖子谈天侃地。

“哪家的姑娘眼瞎了能看上你?”吴邪笑道。

胖子神神秘秘地压低了声音,“说出来吓你一跳,我家姑娘美得很,重点是,是咱的同类,完全不用担心日后在一起会有什么避讳的。”

“哦?”吴邪来了兴致,“她的图腾是什么?”

“说起来,她也比你稍微厉害那么一点儿。她家的图腾是猞猁。”胖子拍着吴邪的肩,“天真啊,缘分就是这么妙不可言,有些人的缘分远在天边,但总能遇到,有些人的缘分近在眼前,可就是视而不见。天真同志,你的缘分在哪啊。”

胖子说着,虽然是搂着吴邪 ,却有意无意地朝一直看着他俩互动默默坐在原位的王盟瞥了一眼。

王盟被那一眼看得心都要跳出来了。

吴邪却啥也没听见啥也没看见一般:“ 据“本”教经典《符音释难》载:“穆叶十八身即马神红、公牦牛神猛、奶牛神逊、绵羊神敏、山羊神凶;虎神、豹神、棕熊神、人熊神、豺神、狼神、猞猁神、狐狸神”,嫂子是少数民族吧,这个图腾太少见了。”

胖子见他不为所动,泄了气一般瘫在了椅子上:“是啊,她叫云彩,她家就她爹和她俩人了。这猞猁一脉基本上要断了。”

“你黑熊的血脉好像没猞猁强劲吧?我看你黑熊一脉才是要绝。”吴邪嗤笑,“我看我还是给你准备些嫁妆,你入赘去吧!”

胖子在一旁哼哼:“入赘咋啦,那也是老子的爱情!”

“哎呀我来晚了,你们在说什么?”

解雨臣笑着推开包间门从外面进来,一边坐下一边脱了自己潮湿的西装外套。“这南方的天气真是说变就变,入秋了雨水沾在衣服上还有些冷。”

王盟赶忙起身拿起桌上的茶壶给解雨臣斟了一杯热茶。解雨臣忙道谢着接了,趁热气喝了一口。

吴邪因王盟这样殷勤感到了些许不快,然而也没多想“王盟,出了吴山居你就不是伙计了,下次让小花自己倒就好。”

王盟愣了一下,脸上略有了笑意,“虽然不是伙计了,但熟人之间帮忙倒个茶,也是应该的。”

吴邪“嗯”了一声,转头对小花道,“我们先吃着,等到吃得差不多了,我正好把我最近发现的事情和你讲讲。今天恰巧胖子和王盟都在,都是我信得过的人,便也一起听听。此事事关九门,切不可外传。”

吴邪这样一说,纵然楼外楼菜色鲜美,还有膏肥蟹黄的大闸蟹,淳香扑鼻的桂花黄酒,解雨臣和胖子都有些心不在焉。

唯有王盟,还沉浸在吴邪那一句“胖子和王盟,都是我信得过的人”的喜悦里。

etc.

最近有点喜欢瓶盟啊。。。怎么越吃越邪教了2333
想看瓶邪变情敌哈哈哈

上课摸鱼
学ps的时候干脆第一张ps封面给自己的《燕雀》哈哈哈哈
邪盟大法好

【现代志怪•全员向】燕雀(邪盟cp)

写完了老长一段,却说有敏感词发不出来?截图都发不出来?没关系,我有链接啊!

微博链接走起

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281230748172885

欢迎各位冷圈众人来探讨人生

打不开链接看评论

【现代志怪•全员向】燕雀(邪盟cp)

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每跳一个cp都是冷圈ಥ_ಥ
我要为冷圈做贡献嘤嘤嘤
最近打算重读盗笔
一边重读一边写这篇吧
打算慢慢写
一周更一次的那种

好了重点!
本文与原著关系不大!但是尽量还原人物性格!
人物特点有私设!
介意者勿点

【王盟自白摘录】
吴邪老是和我说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
但我本就是林中燕、巢中雀
我不争、不抢、不妒、不恨
安心看店,十年扫雷
唯有一怨,心不能安,难以疏解
这怨日渐生长,终有一日要吞了我
从此王盟便不在这世上了

【正文】
王盟很早之前就知道世界上不仅仅只存在着普通人,天才,蠢才,还存在着一些特殊人群。

这些人群有些能够通阴阳,看风水,当然,他指的并不是风水先生算命瞎子之类的。这些人特殊的点当然也不在这里。

王盟看着自己异化成翅膀的左臂有些愣神,自从他年满二十周岁之后(注一),有些时候身体上就会长出羽毛来,但是过不了多久就会自行消退。

王盟一开始以为自己受到了什么诅咒,后来请了所谓的法师来却看不出什么。有几次当街变出来一对翅膀,差点没把一旁的阿姨太太们吓个半死。他本来就是个宅男,这样一闹就更宅了些,除非必要去买些吃的,他基本上不出门,有了微信和支付宝之后,他索性连电费水费都不用出门去交了。

但是生活毕竟是要过的,他不出门工作就不能赚钱。王盟看着自己口袋里的破旧钱包一点点变得干瘪,难过得脖子上都长出了绒羽。

饭还是要吃的,钱还是要赚的。

王盟这样想着,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得出了门。他的小出租屋离西湖不远,有点时候他走在西湖边上,看着波光粼粼的湖面,总有一种想跳下去的冲动。

事实上,他有一次真的这样做了。

但是令他意外的是,刚跳下去,自己除了脸,所有肌肤都覆上了一层羽毛,他随着西湖水飘飘荡荡,硬是沉不下去。只好当做套着救生圈自己在湖里游了一圈,在跳下去的地方又爬了上来。

虽然他本来就会游泳,也没想着死,但是身体的自我保护机制让他莫名不爽。

他又走到了西湖边上。

冬天的西湖水暗沉沉的,刚下过一场雪,西湖边传说白居易还是苏轼栽的柳树桃树一枝一枝的残雪。

王盟忘记带手套冻的手冷,羽毛又自觉地覆了一层在他手上。

王盟干脆也不介意了,甩开手当做自己戴了手套一样随意溜达起来。

他扶着树在西湖边站了一会儿,突然被一个人拍上了肩膀。

“兄弟,你这手套挺别致的啊,哪儿买的?”

王盟僵硬地转过头来,看见一个眉清目秀的小青年眯着眼睛朝他笑。虽说他看起来笑得是人畜无害吧,可是王盟吓得寒毛直树。

见王盟半天不讲话,眼睛瞪的老大,那个小青年以为他被自己吓到了,于是又凑近了些:“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我女朋友过生日,我也想给她买一个一模一样的。”

王盟没想到有人会注意到他这个手套,一时紧张得大冬天一头热汗,张着嘴结结巴巴道:“我……我忘了……”

那个小青年左右环顾了一下,现在正是冬日下午,却冷得出奇,他们所在又比较偏僻,四周倒没什么人在。“那真可惜,要不把你的手套卖给我吧?”小青年呲着牙朝他笑,王盟一看见他呲的虎牙比平常人长个几倍,锋利得如同一把小型匕首,顿时吓破了胆儿,扶着树强撑着道:“你你你……你是什么玩意儿啊!干嘛大白天出来吓人!”

小青年笑着亮出了自己毛茸茸的爪子:“我来找点吃的呀~你好呀小燕子~”

王盟看见他白色绒毛里突然亮出了四个弯刀一般锃亮锋利的指,小青年呲着牙亮着爪子张牙舞爪朝自己扑过来,终于不负所望地吓晕过去了。

小青年接住了朝自己倒过来的王盟,收起了爪子和犬齿,揉了揉王盟乱糟糟的头发。

“好不容易碰见一个同类,居然是只不禁吓的小燕子。等我带回去好好调教调教。”

注一:古代男子二十弱冠成年

【萨波】无题

俗话说忍无可忍无需再忍,这个北极圈真的是要冻死我。比起我以前萌的cp锤基胡霍之类来说,这俩的圈真的要冷到外太空去了。
所以,自割腿肉。
因为刚入坑不久所以——
极度ooc
看文请注意

萨沙最近发现了一件事情,比起清华北大的代表自成一圈,北京的已经工作的北京地区代表自成一圈,他一个人孤零零地在东北,看着朋友圈里面夏波波和功必扬,贝乐泰又一起吃饭去了,他只能默默微笑着在图片下面回复了一条“这个时候怎么能没有土豆呢”
贝乐泰秒回了一句“可惜呀,某个人不在”
夏波波很明显没瞧出贝乐泰语气里的幸灾乐祸,应和道“是啊,只可惜你不在,下次我们可以一起去吃东西”
萨沙心里暗想,你跟着我可以做几百期关于土豆的视频了。
不一会儿,功必扬直接私信给他说道“我过几天和疯波去巴黎,你有空多盯着点贝乐泰,我怕他和波波要搞什么幺蛾子。”
萨沙犹豫了一下,却没想到转瞬之间功必扬直接发来了一句语音“算了,我还是让伦儿看着波波比较靠谱,毕竟你远在东北,管不了我们京圈儿的事。”
萨沙当即炸毛了。
东北咋了,京圈儿又咋了,只要我老萨想管,没有管不了的事儿!
功必扬半信半疑,萨沙拍着胸脯“我拿五十吨土豆保证,绝对看住夏波波。”
等到半夜功必扬才反应过来,谁让你看着波波了,我明明让你看的是贝乐泰啊摔!
不过从什么时候开始,萨沙突然对波波比对小贝还上心了呢?
功必扬脑海中浮现出隔着一堵墙的Brian的脸,担心了一下自己的大鹅几。

贫民窟女孩想佛系约个画稿,头像或者半身,黑白或者马克笔上色都可以,情侣头像也行,画风可以商量但是基本如图偏写实,约同人图也可以
价钱好商量
有兴趣加q2932894245

锤基大法好!大旗永不倒!

为什么loki死了我喜欢上了锤基???

loki:my brother,I promise you ,the sun will still rise tomorrow.
thor:die will not be the ending ,it's another beginning.

我在。

如题
无论何时,何地,我都在你身边。
不说话,陪着你。
我难过的时候,
你只要告诉我,
“我在。”
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