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生之罪xx!xxx!

等了你一年多,为了两个好演员,一个好导演,一个好监制,场景造型美学不用说,主演演技颜值镇的住场面,全被编剧给毁了。

我不同意这种结局!编剧寄刀片!

我发个牢骚先,气死我了,这两个人剧情可塑造性多强啊,人设多有发展空间,还有原生家庭背景。

结果连池震姐姐的死和老陆犯的罪都没有交代清楚就结局了真的好吗!?

想重写原生之罪🙂


【现代志怪•邪盟】燕雀番外

分享一篇幕布文档《【现代志怪】燕雀番外》 地址:https://mubu.com/doc/wZNg28-Qw0

【现代志怪•盗笔全员】燕雀(邪盟)

吴邪脸上的震惊已经不能用言语形容了。“你不是小哥吧?闷油瓶不会让一个叽叽喳喳聒噪不堪的雀儿跟着他。”

王盟呆愣在当场:???我怎么聒噪不堪了???

张起灵停顿了一下,叹了口气:“我不放心你。”

“你是在怀疑王盟的身份?”吴邪走上前搂住了张起灵的肩膀,凑近了他的耳朵,“你放心,我查过了他,一只落了单的燕子,没有什么关系的。”

王盟听不到他俩在嘀嘀咕咕些什么,只是看着他们头凑在一起,头发挨着头发,耳朵贴着耳朵的,自己只能心里泛着酸水,想到吴邪那一句“你怀疑王盟的身份”,委屈极了。

他突然兴起了要找出自己身世的心思来。

张起灵看着吴邪笃定的脸,“既然你这样说,那我也不能说什么。只请你万事小心。”

吴邪拍了拍他的肩膀,“我知道的。对了,你不是明年春天才会出山吗,怎么提前了?”

张起灵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我亲自来和你说一声,九门要出事。别人传话我不放心。我在闭关的时候看见了,一个背上纹着凤凰的女人在你身边。汪家可能已经渗入了九门。凤凰可以随意改变自己的面孔,你万事小心。”

吴邪点头,“我省得。你早些回去吧,麒麟在沉睡修炼时强行醒来,伤身伤气。”

张起灵点点头拿着刀往外走。吴邪去送他,两个人在门口又说了会儿话。吴邪回来的时候看着王盟眨着两只大眼睛:“老板,我想请三天假。”

吴邪想也不想“你哪也不准去。”

王盟叫到“为什么?”

吴邪揉了揉自己的脑袋,想着张起灵刚刚说的纹着凤凰纹身的女人。他身边没有女人啊。他看了看一脸不服的王盟,“想请假也可以,今天穿旗袍给我揽客人去。”

王盟惊呆了,“老老老……老板,你可不能有这种怪癖啊。”

吴邪微微笑了下,“小花早就和我说你扮起来一定好看,两年前就寄了一套旗袍给我,我只是一直没和你说罢了。”

王盟窘迫得脸都红了,“不不不,老板我不请假了,老板您饶了我吧。”

吴邪一只狐狸笑得狡猾无比:“乖盟盟,跟老子上楼去吧。”

吴山居里一时鸡飞狗跳,一只白狐把一只燕子攆得满店乱跑。过了不久,吴邪就没了耐心,右手变成白绒绒的狐爪,揪着王盟的后脖颈把他拖上了二楼的休息室开始扒衣服。

王盟跑得满面潮红气喘吁吁地被吴邪按在床上,累的索性放弃了挣扎,连吴邪在他光滑的背上摸了几把都没什么反应。

吴邪把人来回翻了几圈就把人扒光了,又翻来覆去几下把旗袍套了上去。

等他拍拍手从床上下来满意地看着自己的作品时,王盟盟已经半条命都快没了。一副刚被狠狠蹂躏过的样子躺在床上。

吴邪哄他起来:“乖盟盟,你可漂亮了。快坐起来走两圈让我看看。”

王盟咬着唇羞愤欲绝,睁开湿漉漉的眼睛瞪着吴邪,缓缓坐起来。

吴邪看着那双如含秋水的眼睛,旗袍掩映下的细腰长腿,呼吸一滞。

完了,吴邪心想,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现代志怪•盗笔全员】燕雀(邪盟cp)

本章可能微瓶盟/瓶邪?
总之沙海完结了,tag下的文都更新缓慢了呀!嘤嘤嘤!
迟到的中秋快乐!

以下正文

次日,王盟刚来到开了吴山居的门,坐在柜台后面凳子还没坐热,就迎来了第一个客人。

古董店一向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吴山居除了吴邪的朋友,一直难得有人来。一般的游客在路边看见吴山居的牌子,再看看橱窗里的陈设,在掂量掂量能开在楼外楼旁边,西湖不远处的这个地理位置和物价,基本上都咂咂舌拍个照就走了。

所以王盟看见这个穿着黑衣服的陌生人进来,内心还有点小激动。

来人一件黑色套头卫衣,肩头用鸦青色的线骚气的绣了龙首,不仔细看还看不出来,下身黑色紧身牛仔裤,脚踏一双黑色高帮运动靴。

王盟看不出他这一身衣服的牌子,只觉得那个龙首绣在肩头真是让这人透着一股闷骚而又王霸的气息来。

“吴邪在吗?”

王盟还没来得及迎上去招呼,便听见这个小哥开了口。

“吴……我老板……您找老板呀,他还没到店里呢,恐怕您得稍等一下。”王盟有些抱歉。他看看天色,一般情况下,吴邪绝对不会这么早就来店里。通常都得日上三竿,才能看见吴邪姗姗来迟的身影。

王盟见那小哥没走的意思,便请他到吴邪常坐的黄花梨贵妃椅上坐下等。“您想喝点啥吗?”

黑衣人端坐在贵妃椅上,将一直背在背后的黑金古刀取下来放在两膝之上。他抬眼看了看这个看起来有些没睡醒的小伙计,“茶。”

王盟转头去烧水洗茶。黑衣人在背后默默盯了他许久,王盟泡好一杯八角亭普洱朝他走过去的时候,被他直勾勾的眼神吓了一跳。

“您怎么这样看着我?”王盟把茶放在他面前,被他的眼神看得有些毛骨悚然。

“吴邪怎么会招你做伙计?”他突然开口。

“啊?”王盟一愣,无端从他的语气里听出了敌意来。他看着黑衣人手中的黑金古刀,灵光一闪“您就是老板经常提起的张家小哥吧。”

张起灵一向被道上的人叫做小哥的。吴邪,胖子虽与他熟识,却也跟着这样叫他。张起灵的口气缓和了点,“你,怎么会跟着吴邪?”

“我为什么不能跟着老板?”王盟有些莫名其妙,因为对吴邪有些他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被张起灵这样说得有些生气。

张起灵听出来他误会了,却也不想解释,只说到,“你是禽鸟一族,与我们走兽一族向来不和,所以我有些惊讶罢了。”

王盟的注意力立马被转移:“您是怎么看出来我是禽鸟族支的?”

张起灵被这个呆萌的伙计搞得有点想笑。“吴邪没有教过你辨别种类吗?”

王盟摇了摇头。

他还想和这个经常出现在老板口中的小哥说些什么,就被门口风铃叮叮当当的声响吸引了注意。

吴邪一反常态地出现在了门口。

难得老板来这么早啊。王盟心想。难道就是为了见这个张家小哥么?

吴邪一边脱外套一边走进店里,看见自己长坐的贵妃椅上的人惊讶的目瞪口呆:“小哥?!你怎么出来了?”

张起灵还未说些什么。王盟倒是不知为什么提起来的一颗心又放了回去,松了口气。

张起灵目光有些复杂的看着王盟和吴邪,朝着吴邪指了指一旁有些呆滞的小伙计开了口:“让他跟着我。”

【现代志怪•全员向】燕雀(邪盟cp)
嘤嘤嘤最新一集真的王萌萌太小媳妇啦!这对cp我磕爆!

【现代志怪•全员向】燕雀(邪盟cp)
卧槽我的敏感词到底在哪里啊
哪位好心的同学看完之后告知我一下?!

【现代志怪•全员向】燕雀(邪盟cp)

“小天真,你胖爷难得来一次杭州,还不好好招待一下?”

吴邪歪在黄花梨的贵妃椅上卷着一册古籍在读,听见来人声如洪钟也就抬了抬眼皮算是打了招呼,又瞥了一眼王盟。

王盟立刻从柜台后起身引了胖子进店。

“胖爷您先等等,老板他前几日淘到了一卷清代手抄本的集溪别册,已经研究了好几天了。眼见要有眉目了,劳您先喝杯茶歇歇吧。”

王胖子闻言倒是笑了:“你小子行啊,想胖爷三年前见你的时候,还是个唯唯诺诺闷不吭声跟木头桩子似的,现在到是有模有样的,做事也妥帖得很。”

王盟笑了笑:“胖爷说笑了。在这呆了三年,哪能没些长进。”

要是他还和三年前时一个样,吴邪怕是要把自己扔进西湖里去。

“要是他还和三年前一样,那我就把他丢到西湖里泡着去了。”

胖子还没说话,吴邪就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

“还是小天真你调教得好。”胖子哈哈大笑,“看你这一脸神清气爽的模样,想必是从那卷古籍里看出了点门道?”

吴邪点点头。“你不是说要我好好招待你么,正好小花这两天也来了杭州做生意,我们俩定了楼外楼,一起去吧。”

胖子应了。王盟以为这次也和以前一样,他们去吃饭自己看看店然后就能到时间闭店下班,却不想吴邪拽住了他的手臂,“今天你和我们一起吃。”

王盟顿时绷紧了神经。

吴邪噗嗤一声笑了,“别紧张。我就是想着这些年你表现得不错,我也没怎么奖励过你,你好歹也是有血统的人,便一起来见见同类,日后也方便些。”

王盟受宠若惊地应了。却听得疑惑,日后方便,方便谁,方便了什么啊?

三个人一路走去了楼外楼,胖子一向能说,吴邪时不时插两句,王盟听着,三个人倒也惬意得很。

“胖爷我最近去了趟云南,小天真,你马上就要有嫂子啦哈哈哈!”

三个人到了楼外楼,解雨臣还没到,吴邪和王盟就坐着听胖子谈天侃地。

“哪家的姑娘眼瞎了能看上你?”吴邪笑道。

胖子神神秘秘地压低了声音,“说出来吓你一跳,我家姑娘美得很,重点是,是咱的同类,完全不用担心日后在一起会有什么避讳的。”

“哦?”吴邪来了兴致,“她的图腾是什么?”

“说起来,她也比你稍微厉害那么一点儿。她家的图腾是猞猁。”胖子拍着吴邪的肩,“天真啊,缘分就是这么妙不可言,有些人的缘分远在天边,但总能遇到,有些人的缘分近在眼前,可就是视而不见。天真同志,你的缘分在哪啊。”

胖子说着,虽然是搂着吴邪 ,却有意无意地朝一直看着他俩互动默默坐在原位的王盟瞥了一眼。

王盟被那一眼看得心都要跳出来了。

吴邪却啥也没听见啥也没看见一般:“ 据“本”教经典《符音释难》载:“穆叶十八身即马神红、公牦牛神猛、奶牛神逊、绵羊神敏、山羊神凶;虎神、豹神、棕熊神、人熊神、豺神、狼神、猞猁神、狐狸神”,嫂子是少数民族吧,这个图腾太少见了。”

胖子见他不为所动,泄了气一般瘫在了椅子上:“是啊,她叫云彩,她家就她爹和她俩人了。这猞猁一脉基本上要断了。”

“你黑熊的血脉好像没猞猁强劲吧?我看你黑熊一脉才是要绝。”吴邪嗤笑,“我看我还是给你准备些嫁妆,你入赘去吧!”

胖子在一旁哼哼:“入赘咋啦,那也是老子的爱情!”

“哎呀我来晚了,你们在说什么?”

解雨臣笑着推开包间门从外面进来,一边坐下一边脱了自己潮湿的西装外套。“这南方的天气真是说变就变,入秋了雨水沾在衣服上还有些冷。”

王盟赶忙起身拿起桌上的茶壶给解雨臣斟了一杯热茶。解雨臣忙道谢着接了,趁热气喝了一口。

吴邪因王盟这样殷勤感到了些许不快,然而也没多想“王盟,出了吴山居你就不是伙计了,下次让小花自己倒就好。”

王盟愣了一下,脸上略有了笑意,“虽然不是伙计了,但熟人之间帮忙倒个茶,也是应该的。”

吴邪“嗯”了一声,转头对小花道,“我们先吃着,等到吃得差不多了,我正好把我最近发现的事情和你讲讲。今天恰巧胖子和王盟都在,都是我信得过的人,便也一起听听。此事事关九门,切不可外传。”

吴邪这样一说,纵然楼外楼菜色鲜美,还有膏肥蟹黄的大闸蟹,淳香扑鼻的桂花黄酒,解雨臣和胖子都有些心不在焉。

唯有王盟,还沉浸在吴邪那一句“胖子和王盟,都是我信得过的人”的喜悦里。

etc.

最近有点喜欢瓶盟啊。。。怎么越吃越邪教了2333
想看瓶邪变情敌哈哈哈

上课摸鱼
学ps的时候干脆第一张ps封面给自己的《燕雀》哈哈哈哈
邪盟大法好

【现代志怪•全员向】燕雀(邪盟cp)

写完了老长一段,却说有敏感词发不出来?截图都发不出来?没关系,我有链接啊!

微博链接走起

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281230748172885

欢迎各位冷圈众人来探讨人生

打不开链接看评论